July 5, 2022

話說不久前,海外一位妹紙的富商爸爸在過了完65歲生日後沒幾日過世。結論接著家人們就上映了一出遺產分割好戲,而做為遺書實施者的她則“電影導演”的上帝視角,分配每個親朋好友人物角色能夠獲取的“演員片酬”,真是讓人大呼舒服!

在一開始,妹紙起先大約表述了下她家中的情況及其“爾虞我詐”的氣氛:

“就在上年12月時,我極為頗具的父親過世了,他是個貪慕虛榮且十分自私自利,也並不是一名好爸爸。

但他背後所留下來的財產真是太多,因而在他的遺書被尋找及其認證以前,一家人都深陷了混亂。

在這段時間,諸位親朋好友就已經玩命通電話來‘關注’遺產分配,就由於我哥哥拿了爸爸的一台筆記型電腦來解決有關文檔,竟被不少於3名親朋好友說他盜竊財產!

那只不過便是一台使用價值還不上2千元錢的電腦,顯而易見這一家中有多浮誇了。

實際上除開我爸爸和哥哥以外,我已經有好多年沒和這一家子的人聯絡了,當時就由於我19歲交了男友,一個最少離異3次以上的大姐居然罵我是‘淫婦’!

之後還發生了許多不愉快的事情,因此我很早已離開家在外面日常生活了,就就連我爸爸都公佈表明不太喜歡這些親朋好友。

因而她們所有人都期待我哥哥變成爸爸遺書的原告,由於他是家中最高的小孩。

要不就想要我爸爸的遺霜來分派該筆財產,終究她是俄羅斯人,沉默寡言就更非常容易‘教唆..”

“結論超出任何人預料的是,最後發覺承擔遺產分配的特定原告並並不是我哥哥,反而是我!

因為全部遺產分配文檔裡包括了許多繁雜的條文和標準,因此我不詳盡講了,簡單點來說便是除開事先分派好的小一部分財產以外,

怎樣‘公平公正切分’及其誰可以獲得哪些,這種都由我一個人來定!

全部親朋好友在獲知這件事後都震驚了,終究我是家中最少的小孩,並且早已避開這種家中風波了,但我覺得這也許也恰好是爸爸怎麼會選我當這一原告的緣由吧..”

但是真實身份一經亮明後,妹紙的親朋好友們竟又蹬鼻子上臉地前去取悅她:

“在大夥兒獲知是由我承擔分派這一份財產後,我的手機號、電子郵箱和Facebook就遭受了輪流空襲。

你也許想像不上,一群之前對於我愛理不理的親朋好友,忽然統統跑出去說想跟我好好地共處,還陸續關注起了現在我過得如何!

依據爸爸遺書中常說,要我依照自身覺得適合的方法來切分他留下來的所有財產,在其中注明有一部分特殊的數額和財產,是要分派為他遺霜與我哥哥的。

對於其餘的叔叔阿姨和表哥表姐們,也一定要分到一些資產,但是給哪些和給是多少全是由我決策。

因此在看了遺書具體內容後,我的這種叔叔阿姨忽然又陸續通電話回來,她們都說很願意幫我公平公正切分該筆財產。

這表層上看上去好像想告知我怎麼做才算是最‘公平公正’的,但其實便是為了更好地為自己牟取較大的權益..”

“這一切都越來越如此繁雜和用時,搞得我迫不得已休假來解決遺產分配這一燙手山芋,最終花了好幾個星期時長才總算做完,在其中最要我擔心的也是爸爸遺霜的那一個閨女。

一直以來,我還難以把這名遺霜作為後媽對待,由於我爸爸有許多段婚姻生活,並且她們倆的結婚年齡並不久,但我是發自肺腑地喜愛她這個人。

她自小窮困潦倒,在碰到我爸爸以前也有過一個家暴成性的前任老公,但是就算過得如此掙脫,她也一直並沒有向生活低頭。

作為一名保潔員,她幾乎都不容易瞧不起自身,雖然之後嫁給了了我爸爸那麼富有的人,但她依然堅持不懈工作中,這一點確實令我覺得很敬佩!

但她的閨女就不一樣了,本來沒有錢卻還老是喜愛裝闊綽,確實令人看不過眼..”

除開爸爸遺霜的閨女難弄以外,別的親朋好友也並不是等閒之輩,很早就惦念起了該筆財產:

“實際上早在幾個月前,這些親朋好友就已經逐漸估計我爸爸的資本了,當她們把自己想的市場份額名冊傳出去時,我意識到這事情要比預估中更為繁雜。

好在沒人精確瞭解該筆財產的實際金額,由於我爸爸用掙到的錢投進去許多房地產,乃至把加勒比海上的某一海島給買下都不十分。

我仔細地看了看那份名冊,有好幾位特殊的親屬已經說明她們要想取得的房地產‘市場份額’,在其中有一位阿姨特別是在喜愛義大利的那個度假別墅。

就算她們把原因說得再非常好,都不過是為了更好地解悶罷了..”

可人家妹紙內心跟明境兒似的,當然不容易任憑這群唯利是圖的親朋好友擺弄:

“我尋找一位熟悉的房產經紀人,使他幫我把這種房屋全以較低的有效價錢推廣到銷售市場上,現階段大部分都收到了顧客價格,在其中有2套都已經售出了。

結論這事情被另一個一樣做著房地產領域的大叔給知道,他火冒三丈地通電話回來罵我怎麼敢擅自售賣個人財產,還質疑我為什麼不交到他來出售。

明眼應當都可以看出去,他這就是想從這當中賺上一筆,所以我一句話不說,立即就掛掉他的手機!

接著我又把老爸的個股、債卷和別的投資理財商品都賣了,車輛啥的也都以二手價轉賣了出來,只為自己和哥哥各自留了兩部車輛。

想不到爸爸死前一位元最好是的豪華車代理商好朋友又找到我,埋怨我並沒有根據他去出讓這種車輛,確實好笑啊!

總而言之我儘量地把爸爸留下來的全部財產統統變成了現錢,乃至還賣了他具有的一些保存和工藝品,這不過是在我的支配權以內。

雖然我並沒把任何的房屋和物品都賣了,但針對家庭主要成員間的分派,我心中已經擁有個一般的準備,下面最妙趣橫生的一部分就需要逐漸啦~”

一切佈置穩妥後,知道“重權”握在身上的她正式開始了遺產分配方案:

“我認為,爸爸的這位遺霜將得到大概三分之一的財產,由於她嫁給了了我爸爸,這全是她理應的。

我哥哥則獲得了25%上下的財產,這比爸爸遺書裡說要分到他的多很多,但我覺得他經濟發展層面真是太槽糕,一直在為獲得到最低工資標準而苦苦地掙脫,期待這能改進他的處境吧。

隨後就到諸位叔叔阿姨們了,我曾喜愛的一位大姐已經過世,另一位大姐則主要表現得很貪欲,所以我分到她1萬元,並且以她的理由向嗜酒者恢復門診所捐了5千元錢。

此前有一位厭女症的大叔曾通電話來講要幫我出任原告,我還不想想了,立即就給他1萬元,再用他的理由向一間女士避難所捐了5千元錢。

針對另一位跟我爸爸共處得不錯的大叔,我則給了他10萬元,隨後使他避開這一場風波。

終究他並沒有犯錯一切事,很有可能也是唯一一個沒在本次切分財產好戲中糾纏不清我的男人,所以我壓根不可能去‘處罰’他。”

“對於這些遠房親戚們,每一位都能獲得5千元錢,有小孩的就多拿1千元,按照慣例另加5千元用以捐助到各種各樣適度的組織。

如同這位會淩虐小孩的堂姐,我便以她的理由向家暴機構捐助;針對那好多個做為種族主義的遠房親戚,我便以它們的理由向國際救援機構和僑民援助組織捐助!

但說起我最喜歡的一部分,還得是爸爸遺霜的那一個閨女,因為沒有合理合法文檔能證實她就是我父親的女兒,因此她並沒有在遺書的財產分派名冊上。

她在大型商場裡當保安人員,拿著最低工資標準,卻在覺得自已要分得財產後常常買一些LV女士包包裝放闊綽,結論恰巧又被我明白了這事情,因此我打算一分錢也不給她!

我並並沒有親自告知她這一資訊,反而是讓公證人給她寄了一封信,通告她並沒有在遺產分配範疇內。

早已瞭解她性格非常狂躁,真的想親眼印證她見到這一封信時的反映,可惜了呀..”

除開“處罰”這群貪欲的親朋好友以外,妹紙還以本身為名向慈善組織捐了一大筆錢,為此“報仇”她這位死前小家子氣到不肯捐贈所有人的爸爸。

最終她還透露自身也是有留有一小部分的財產,但是她自身就靠勤奮賺了很多錢,因此並不一定該筆錢來越來越更為頗具。

與該筆高額財產對比,妹紙更想見到親戚朋友們接到那麼一點點分派財產的神情,確實讓人期盼啊…